Skip to content

宠文:《奶味小甜梨》软萌甜品店老板

2022年10月18日

哈喽,各位小仙女,听说你们最近又书荒了,作为资深书虫,每天为大家带来的各类的精彩小说,欢迎和小编一起沉浸在小说的海阳中,发现更多有趣的事情,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看好的话记得收藏,不怕以后再书荒了!

元梨在商业街开了一家甜品店,最近新加了外卖业务,她发现对面一家公司每天都在下单,而且出来接外卖的是高冷帅哥邻居,话少长得帅,每一处都长成了她喜欢的样子,还有些反差萌的可爱,勾的她蠢蠢欲动,近水楼台先得月,而她想要的是星星。

谢岑星觉得对面街的甜品店小老板比她的蛋糕还甜,就是身边的绿叶太多了,自己需要帮着一一掐掉。

有温柔医生问自己要微信时,他说现在主动要微信的没有好人,但是元梨记得他也是主动要的微信;

有儒雅表哥来送花时,他也订了一束花送来,但是没打听清楚是要做蛋糕用,那天元梨拉着他蹲在街角见人就送花;

有多金老爸来送豪车时,被他阴阳怪气地挤兑走了,事后按着元梨强吻,被她挠了一爪子之后得知是未来岳父,差点哭出来,拉着元梨问,“你爸,记忆力好吗?”

谢岑星看到她嘴角浮现的梨涡就知道她是喜欢的, 松了口气,原本还有些忐忑,不清楚她的喜好, 好在小姑娘还真的喜欢这样的礼物。

在元梨用手指戳狗狗瓶身的眼睛的时候,谢岑星体贴地问到搬东西还需要他帮忙吗。

“不用啊, 我就带着小车去,一次能搬很多, 都是小件快递,我一个人能搞定。”

“不会, 我也不是经常在外,都是些三两天的日程, 只不过这两个月有些事情。”

李青从身上的围裙里拿出来点单本子, 然后把上午用过的撕下来核对, 看到越然八卦的样子,轻笑一声。

越然就这么看了会,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这俩人也太般配了,她都忍不住按头了。

她也是有过年轻时候,精力好的时候,能看通宵小说,从第一章肝到番外,从月亮升起到太阳上班。

眼前的一幕,明显就是霸道总裁文的男主遇见了甜心蜜意的小娇妻啊,还学会了买礼物哄女生开心,下一步就是……把小白兔勾搭回家?

李青提醒她控制点,小老板脸皮薄,越然的眼睛一直盯着看,等会元梨反应过来,该不好意思了。

越然曲起两根手指勾勾,又把指尖对在一起,“还用控制吗,看着吧,不到过年,小梨子就要脱单了。”

被人寄予众望的元梨还没意识到,在别人眼里,她和谢岑星俨然已经是一对的节奏,收到了人家的礼物,自然是要回赠一些。

她问起谢岑星晚上下班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没想到他真的就看了下时间答应了,问起吃什么,都听元梨安排,最后约好下班一起去吃火锅,然后回家。

等谢岑星走出店里,过马路回去公司,元梨捧着脸笑了笑,然后环视了一圈,乐呵呵地起身去前台找越然。

越然这会不在烘焙间,慵懒地披散着头发,侧身靠在收银台,指尖夹着一支笔在转,眼睛盯着某个脸上满面桃花的人。

“在给某个葛朗台打工呢,人和人不一样啊,老板谈情说爱,打工人只能坚守岗位搬砖。”

元梨又捧着脸笑,越然手里的笔直接敲在她的小脑袋上,等她躲开才重新放回桌上。

想起刚刚谢岑星跟她聊了许久,元梨略带害羞地咬咬下唇,接住了越然的戏份,捂着脸,语气娇羞,“他说我们一起看雪看风看月亮,谈诗词歌赋,人生理想。”

越然哼了一声,放下笔,碰了碰元梨白皙的脸蛋,很像富家少爷调戏民女的姿势,“这小脸蛋,不知道要被哪个男人啃咯。”

元梨吐吐舌头,躲开她的手,她现在纠结的就是要不要趁着现在有时间,先回家换套衣服。

今天为了保暖,穿的也不像是要约会,简单的刺绣纱袖拼接T恤,一条灰白色牛仔裤,平底小白鞋。

但是一想到刚刚谢岑星都看到她穿的是什么了,突然换了衣服,显得自己很重视这顿饭似的。

店里的宛如单纯的和白纸似的,一心学习,李青则是又当爹又当妈,哪来时间恋爱。唯独越然一个抵三个,一看就是老海王了。

越然沉默了几秒,然后一脸认真地说,“为什么这个问题比你讨论店里创新改革都激动。”

元梨憋不出理由,牵强地解释,“这不是比较急么,店里创新那不得持续发展,早着呢。你先看看我是换身衣服好呢,还是就这样去。”

其实也不算纯黑,袖子上有刺绣薄纱,胸前是衬衫和卫衣的结合,很有设计感的一件衣服,但是如果元梨知道晚上要出去吃饭肯定不会穿,衣柜里那么多好看的小裙子,哪个都显身材,不像这件会保暖,但是显胖。

越然晃晃手指,“no!其实无论你穿什么,就算你套了个麻袋去,只要他喜欢你这个人,都会觉得那是复古风,还会觉得好淳朴,这个女孩单纯不做作。”

傍晚日落之前,天边有淡淡的红色,路上的人行色匆匆,地铁口就像是钢铁巨兽,电梯不停地往下传送,商业街的门店顿时热闹起来,白天闲着无聊的店员都恨不得再多出两只手。

元梨走的时候带了一袋吐司,还坐在谢岑星车里,还有些恍然,明明第二次做,好像他们又熟悉了点。

和她的小车不一样,谢岑星自己的车是越野,底盘就高,跟她的车放在一起,好像能把她的小车直接压过去。

谢岑星启车开走,嘱咐她系安全带,“这可以放歌,不知道有没有你喜欢的,我们去吃哪家餐厅?”

元梨拿出手机点了点,报出个地段,“去宁安街吧,这附近人太多,有点吵。那家店停车地方多,而且往家走的时候开车也近。上次吃过一次,我觉得还不错。”

这个时候路上有点堵,元梨不知道说什么,在车载屏幕上点了点,放了首英文歌。

谢岑星专注地看着前方,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衬衫袖口上移露出昂贵的手表。

停车的时候,元梨已经不敢想这顿饭还会发生什么了,还没到地方呢,她都有些热了,刚刚听他邀约一起上班,就开始止不住的动脑袋思考。

俩人坐下之后有服务生点餐,元梨勾画餐单的时候,问到谢岑星吃什么,他好像很好养的样子,问什么都可以,基本不挑食。

两人桌不大,间隔距离也不是很远,谢岑星能看到她小扇子似的睫毛,元梨也看到了他眼睑那里有颗小小的浅痣,不细看根本看不到。

点完之后,元梨拿起围裙套上,从包里拿出根头绳扎起头发,露出干净漂亮的小脸,扎完还晃了晃简单的马尾。

她见谢岑星穿着衬衫,提醒他戴围裙,问到,“你爱吃火锅吗,还是比较喜欢吃菜,或者西餐?”

谢岑星慢条斯理地挽起袖口,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做什么都好看。袖口挽起之后,结实的小臂可见一斑,“我都很喜欢,不挑食,只是很少在外面吃。”

“应酬的饭局需要喝酒,品茶,还要趁机谈事情,没有胃口吃,所以酒桌上的饭菜吃的倒是不多。”

元梨还真的不清楚,家里没有做生意的人,爸妈都是创作型工作者,她自己更是和商场距离十万八千里。

“是不是像电视剧和小说里的总裁那样,每天都是跟着一排助理,一眼就能看出来别人的工作报告哪里有错误,天凉了,王氏集团该破产了。”

【他,整个A市的掌控人,站在一百多层高的豪华办公室,俯瞰窗外,笑的三分薄凉,七分邪魅。助理战战兢兢地呈上文件,说起皇甫·雪月·星辰雪小姐已经回家了,没有收下总裁给的房子和支票,让他以后不要找她了,她要当个平凡的学生。他又是邪魅一笑,用磁性的嗓音说,‘女人,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应该不是什么好事,谢岑星无奈地摊手,“没有,助理也是开工资的,哪有钱雇那么多。别人写了一周一个月的报告结论,我要是一眼看出问题,那我就可以一个人开公司,要员工干什么,还能省钱。”

服务生过来摆好了餐具和菜品,元梨去调好一碟蘸料回来,还看了一眼谢岑星的,她以为谢岑星会是喜欢油碟的那种,没想到和她一样喜欢麻酱。

元梨就是传说中的‘火锅流氓’,扔进去就不管了,夹菜也不看是谁下的,每次和时菲吃火锅都被她吐槽。

但是谢岑星就处处贴心地照顾她,会给她烫青菜,七上八下地煮毛肚,粉也不会煮老了再捞出来,口感刚刚好就给她夹到盘子里。

最令元梨惊讶的是,俩人吃饭没有她预想中的尴尬,话题虽然不多,但是都在努力和对方交流。

她有点小挑食,蔬菜涮多了哪有肉好吃,但是谢岑星给她夹菜的频率刚刚好,两口肉,一口菜,她完全不能拒绝。

谢岑星看到元梨戳着盘子里的青菜,嘴巴鼓鼓的像个小松鼠,很可爱,两颊的肌肤被热气熏的更加,口红擦掉之后,露出了原本的唇瓣,这会吃了辣的,微微发红。

元梨没有注意到他的分神,还在说早餐,“既然明天你开车,那我包早餐好了。”

谢岑星微微一笑,用勺子给她捞了两颗虾滑,“我这是对主厨有信心,做什么都会好吃。”

回去的时候,元梨坐在副驾驶,靠在座椅背昏昏欲睡,吃饱了就困的病无药可解。

精致的眉目,小巧的鼻子和总是微笑着的唇型,即便是没有开口也有浅浅的梨涡。浓密松软的长发遮住了修长的脖颈,不知道是不是车里睡的不安稳,眉间轻蹙。

静谧的停车场里骤然响起声音,一家人才回来,小孩大声地和爸爸妈妈说什么,热闹地往电梯方向走

她睡不醒的征兆就是说话撒娇,说话带着拖长的尾音,眼睛也不睁开,脑袋胡乱地蹭枕头。

但是车里没有枕头,元梨蹭了蹭靠背,随后就感觉到有一只大手扶住了她的脑袋,还温柔地给她整理头发,末了,拍了拍她的脑袋,不算拍,更像是安抚。

等停车场再次陷入安静,元梨慢悠悠地睁开眼睛,视线聚焦之后,她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在车里。

元梨下意识点点头,她解开安全带的时候,谢岑星已经绕到这一侧车门给她开门。

谢岑星看着她进门才转身回家,元梨回家第一时间定闹钟,明早要早起做早饭,坚决不能迟到。

她很想跟时菲分享自己的新进展,要不是有时差,这两天时菲又睡的早,她早就拨电话了。

激动之下,先做了组减脂暴汗运动,洗漱钻进被子之后,关了房间的灯,只留一盏床头小灯,泛着暖黄色的微光,刷刷手机开始酝酿睡意。

读了一些私信留言,看到有人催更她的店内vlog,元梨把拍视频的事情提上日程。

网友们的留言简直脑洞打开,有人关心店里生意好不好,有人在问店里寒假会不会招兼职,还有人问李青小哥哥是不是要先红然后出道。

问题太多,元梨没一一看完,看到后面的时候,眼睛已经支不住了,手机放在枕头旁边,慢慢睡过去。

早上被手机闹钟吵醒,元梨在睡与不睡之间挣扎,想到自己要做早饭,一骨碌爬起来。

刷牙洗漱护肤,然后化个淡妆,先不涂口红,只用了唇膏。元梨穿着睡裙在衣柜前面犹豫了下,挑了一条吊带长裙,一件浅黄色针织外搭,走到换衣镜前,把头发松散地编一个辫子搭在一侧。

金黄色的鸡蛋液在平底锅铺满一层,并排放入两片吐司,撒上黑色的芝麻点缀,再加入一些黑胡椒粉增味。把整个蛋饼翻面,放进去两片带着水珠的翠绿生菜,切好的火腿片,挤一点蕃茄酱,再放一片西红柿。

好在家里还有包三明治的纸,连着做了两个,切开就是一共四个三角形,包起来分别放在两个餐盒里,谢岑星三个,她一个。三角形虽然不大,但是应该够吃了。

家里备用的餐盒都是分格分层的透明保鲜盒,正方形的格子里放三明治,还有两个小格子空着。打开冰箱翻看了下,元梨拿出来两瓶香蕉牛奶,洗了一串葡萄,紫色的圆滚滚的葡萄粒填满一格,剩下的一格放进去一颗煮鸡蛋。

谢岑星起的有些早,换好衣服在沙发上坐着看了许久新闻,等到元梨发信息才拿着钥匙准备出门。

一出门就看到娇俏可爱的人,拎着两个纸袋,肩上有个藤编盒子包,很像是要去郊游的人。

元梨也没推辞,反正也是他的早饭,坐到车里的时候,密闭的空间,细微的香味格外清晰,谢岑星闻到她身上传来的香水味,眼底的笑容逐渐加深。

助理小梁进来的时候,谢岑星刚刚把餐盒打开,看到三块三明治,几粒葡萄,一个水煮蛋,还有玻璃瓶的奶,有些好笑。

小梁出来的时候,还有些不解,老板现在走返老还童风吗,葡萄在桌上摆了个笑脸?

其实还是元梨先摆的,她坐在店里吃早饭,找了一根香蕉当嘴巴,两个葡萄做眼睛,拍照发在了朋友圈。

元梨不这么觉得,她只认为和这个人可爱爆了,一想到他穿着西装,坐在办公室,一脸正经地摆弄葡萄。

谢岑星没有敷衍,他认真地小口吃着,一不注意就吃光了三明治,再看空空的盒子,有些遗憾。然后剥开水煮蛋,认真地完成一个早上的营养摄入。

吃完还不忘清洗餐盒,助理小梁一路目送老板脚步带风地走出走入,还得到老板的一句关心。

谢岑星一脸的同情,然后含蓄又直接地说了下,可以考虑买个三明治吃,很好吃。

八月底,天气多变,中午还阳光明媚,下午就开始雷声滚滚,骤雨泼然降下。近日气象台给出的台风过境预警,让很多人紧张地开始购买食物准备居家等待。但是没想到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让一切提前了。

元梨看着外面的大雨,让李青把后面储物间的一次性雨衣拿出来,要是有人需要,在门口自取,再烧谢热水,有人进来不想消费就喝热水休息。

李青有点担心妹妹,早上出门穿的是长袖校服,但是也不足够防寒,不知道会不会冷,现下只希望到放学的时候雨赶紧停了,不然被吹一吹也容易感冒。

雨越下越大,路面有了积水,天空昏暗,对面的大楼也亮起了灯,许多人下班没走,在等雨小一些。

李青原本要请假去接妹妹放学,顺便给她带个自己放在店里的外套,免得着凉。元梨见雨太大了,手机一直提示气象预警,干脆开车带上宛如和他,一个送回学校,一个送去接妹妹。

“这个天气也没人来店里,直接下班吧,早点回去,我怕下大了之后,明天都没办法开店。你们把店里的面包装点,回去吃。”

元梨心底隐约地有些担忧,气象预警给的是暴雨,加上前些天的台风过境预警,不由得让人紧张。

她开车的路上,雨刷一直在工作,路上的车子驶过,溅起高高的水浪,有些地方开始积水。先把宛如送到宿舍楼下,然后从大学另一个门出去,直奔阳阳的学校。

等了一会,兄妹俩才回来,阳阳的脸有点白,裹着哥哥的外套,显得整个人更瘦弱了。

元梨在后视镜跟她打个招呼,“阳阳好啊,等会到家,让你哥哥煮点热水驱寒,再洗个澡,换身衣服。”

阳阳乖巧地点头,膝盖上还有个书包,拉链上挂的正是店里的梨子周边,“好,姐姐也是,多喝热水。”

送兄妹俩到家,元梨才回到店里,下车的时候肩膀淋了点雨,进到店里才松了口气,好在店门口没有积水。

越然站在窗边看了会,店里没有客人,她刚刚把桌椅摆好,咖啡制作台和甜品柜手收拾了,端着保温杯看雨。

她换了一身长袖家居服,到厨房给养生壶插上电,煮一壶花茶,等水开的时候,回到沙发拿起手机。

网友们把台风和暴雨刷上了热搜,很多人关心本地的降雨,元梨也在微博发了一张路上拍的天空昏暗的照片,祈祷快点出彩虹,别真的因为暴雨有什么险情出现。

喝着花茶,身上也慢慢热起来,整个人舒服地窝在沙发角落,专注地看手机。电视开着也只是空放声音,但是屋子里太安静又觉得奇怪。

谢岑星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黑色的牛仔服显得人挺拔俊朗,看到她穿着家居服,愣了一下,站在门口和元梨说话。

“嗯,刚到家换了衣服,看到台风预警,我看了下冰箱,没有什么菜,我打算下去买一些。”

谢岑星微微低头看向她,奶白色的家居服把她衬的娇小可爱,隐约的线条和领口的春色让他不自然地移开目光。

于是愉快地决定了,元梨让他进来等一下,给他倒了一杯花茶,等她换个衣服就出来。

谢岑星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和自己房子风格迥异的屋子。白色的沙发,堆着一个又一个抱枕,角落里叠着放的兔子还能看出有人刚刚躺过的印迹。拐角处有个三层小推车,上面应该是放零食用的,现在只剩下寥寥几袋。

只看几眼,就知道房子主人的习惯,瑜伽垫,零食车,玩偶,还有一个架子的各种马克杯……

元梨迅速换了衣服出来,怕他等的时间久了,但是谢岑星一点没有心急,喝着小姑娘泡的养颜花茶,心情格外的好。

坐在车里,元梨才觉得越野车的好处多多,像是积水的天,她的车有些路段过不去,但是谢岑星完全不用顾忌。

两个人就像是在商量晚饭一样,一言一语都是温馨,元梨拿零食的时候,谢岑星也会说少吃一些,他买水果的时候,元梨也会建议哪些比较好存放。

坐到车里的时候,元梨看着膝盖上的大号纸杯,嗅着诱人的香气,忍耐着拢好袋子。

元梨有些不好意思,现在车里都是食物的味道,要是在自己车里,早就开吃了,但是一想到是别人的车,她还不如忍着。

元梨心下一暖,开始享用她的美味,“要不你开车吧,等我到家,也吃差不多了。”

绅士有礼貌,又会给足对方面子,照顾的细致入微,元梨发现他的优点好像过多了,多到她……更喜欢了。

元梨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就是把自己喜欢的分享给他,两个人出电梯的时候,谢岑星自觉地跟着她到门口,然后帮她拎过去。

刚才在超市的时候,元梨就跟他说了这个奶的瓶子都是各种小熊,有西装,厨师,画家等等,很可爱。那现在给他穿西装的小熊,不言而喻。

到了晚间,元梨看到新闻报道大面积积水,建议市民非必要不出行,准备面对台风过境。

她拿出手机和爸妈报平安,又给时菲拨了电话,收到一连串的叮嘱,告诉她千万锁好门,在家好好待着,别出去。

刷朋友圈看到很多人都在说居家办公更累,公司很多事情还没做完,等上班又是积压的工作。

元梨想想也是,店里的花一定要换新的了,还有一些过了保鲜期的面包,又是浪费。

到了晚餐的时间,她还不饿,慢吞吞地移到冰箱前,看着重新填满的冰箱,像是翻牌子的皇帝一样,评价挑选。

洋葱切丁,西红柿去皮切块,在锅底狭路相逢,元梨挥舞产子,一起爆炒。加水、生抽、蚝油调味,再加糖和胡椒粉提味,超市买来的刀削面饼两块。按照她的喜好,放一把绿菜叶点缀。

因为天色太暗,拉上窗帘更是密不透光,即便有缝隙,也没有一丝光亮,还能听到下雨的声音。

元梨一夜好眠,隔天自然醒的时候已经不知何年何月,在被子里舒服地蹭了许久,摸着枕头旁的手机看时间。

他起的很早,至少八点给她发消息,估计已经起来了。可能是知道她没起,八点一条,十点两条。

元梨这下说起就起,头发随意扎个丸子,凌乱的可爱,简单洗漱之后也不用化妆,护肤一下就可以出门。

绿茶只有一盒,没有包装袋,看不出价钱,元梨跟他说过是想自己煮奶茶,想来应该不会是太贵的茶叶。

元梨摆摆手,“我就住旁边,还用喝什么,而且我才起来,不渴不饿。之前不是有你的朋友住这吗,他搬走了吗?”

谢岑星无奈地说,“骆飞凡?他是暂住几天,那边房子漏水了,刚好你搬过来的时候。”

元梨晃一晃手里的盒子,“这个就够了,中午来吃饭啊,我下厨,你也可以尝尝你的茶叶煮出来的奶茶。”

两个人吃肯定不能用一碗面敷衍,外面狂风肆虐,大雨滂沱,元梨想做些热乎乎的饭菜。

精彩不断,脑洞不停,看了这些小说,是不是还有些意犹未尽,关注小编,如果你有小说想推荐给小编,欢迎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论留言,小编就能看到哦,期待你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