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微小说:贤贤易色醉相思

2022年9月27日

  今日桐城里热闹极了,城里的第一富豪叶浩然要给自家女儿招夫婿,什么条件都不求,只要你长得帅,没错,只要长得帅就行!

  这导致河流里涌入了一股乞丐,争先抢后的想要将自己洗干净,澡堂也是各种人群流入,就指望着洗干净自己的脸蛋让叶家小姐能够瞧得上。

  坐在擂台上的叶浩然忍不住扶额,“闺女啊,你瞧瞧你这番动荡出了多少人,估计全城的乞丐都出动了。”

  再往下看老的少的都有,只要自觉长得好看的,全都来了,人家还打出了口号,爱情要从娃娃抓起,所以连刚落地的孩子都抱了来。

  叶浩然看到那个刚生下脐带都还没剪好的瓜娃子,刚泯下的茶水差点倒腾出来,只觉得脑壳一阵发疼,再看向自家淡定坐着喝茶的闺女,只觉得这事肯定没有辣么容易。

  “爹爹,你瞧瞧这多有趣,我这是为了还未出嫁的女子谋福利呢,平常这些个美男都深藏着呢,这回可不就都露出来了。”边说还抛了个媚眼给前排的一个男子,惹得他尖叫连连。

  “哎哟喂啊,闺女,你就别乱抛春水了,等下人家追到咱们府里要人可就完了。”

  “那样不是更好,直接让他娶了我最好了。”叶文艾毫不在意的继续打量着下面的人儿。

  管家笑呵呵的在下面给众位来求亲的男子颁布号码牌,许多比较有钱的富豪都会暗中塞些银两,所以管家才笑的那么开怀。

  叶老爷这么精明的人,当然知道管家的一些手脚,但是他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反正也没有多大的事,管家在收之前也跟他说过。两人五五分成,这才是最重要的。(奸笑,奸笑。)

  “来啊,拿好牌子等下按号码牌上去亮相啊。”管家又大声的跟这些相互推搡的人群喊了一遍,就怕等下出了错可就不好了。

  “稍等,小姐那边消息一传来就可以开始了。”管家打着马虎眼,毕竟这事也不是他做的主。

  叶浩然磕着瓜子在一旁看着那些上来露相的小伙子,只觉得管家是不是钱收太多了?怎么歪冬瓜劣枣也上来了,你瞧,这就来了一个脚有些问题的,但是确实长得帅的公子哥。

  “闺女啊,这身患疾病的咱们可不能要,虽说只要长得好看,那也不行啊,这以后要是我孙子也这样,我可不干。”叶浩然扭头对着一旁暗自点头的叶文艾说到。

  “爹爹,我这还没成亲呢,会生孙子了?小心以后孙子骑你头上,谁当孙子还不一定呢。”

  “有你这么跟自家爹爹说话的吗?哎哟,真是倒霉孩子啊,要不是你娘去的早,怎么会把你养成这个德行哟。”

  叶文艾瞥了一眼,在一旁自怨自怜的叶浩然,只觉得幸好娘亲走的早,不然谁被气死还不一定呢。

  “别演了,人都走了。”叶文艾支着脑袋不知在想着什么,叶浩然假意的擦了擦眼泪看了一下,果然没人。

  “我说闺女,你不会还在想着那个陈贤瑟吧,我看你挑出来的跟他都有些相似。”叶浩然看向被挑选晋级的人,确实要么眉角有些相似,要么鼻子有些相似,还有一个眼睛跟陈贤瑟几乎一模一样的。

  “爹爹,我没有想他,只是不自觉的选了他。”这下叶浩然也清楚了,这丫头还在惦念着那个死在敌国的陈贤瑟了。

  当然两人青梅竹马,不料陈老爷子战死沙场,陈贤瑟只好提上枪,跳上马,为父征战。

  临走之前两人约定,回来就成亲,可是一去三年,只落得个马革裹尸,结果因为敌国恼恨与他,最终连个尸体都被戳了个稀巴烂,没能回归故土。

  叶浩然想起这件往事总是觉得不值得,当初要是拦下那个臭小子就好了,也不用惹得自家姑娘这么伤心。

  “好了,好了,不说了,你要是喜欢这个样子的,就喜欢吧,可是要是以后他知道自己只是那人的影子,可能会闹翻天的。”叶浩然规劝着自家闺女,别的都不怕,就怕她以后嫁的不好。

  “怕他个屁啊,老子我有的是钱,就怕钱太多砸死了外头这些个人。”叶浩然义正言辞的说着,但是声响却降了下来,毕竟要为女儿考虑。

  叶文艾最后选择了那个眼睛跟陈贤瑟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每当她看向这个叫做丁寻夜的时候,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娘子为何如此看着为夫?莫非为夫太过帅气,惹娘子难以移目?”丁寻夜笑看着叶文艾,不禁摸了摸自己英俊的脸蛋。

  “人该有些自知之明才对,我只是觉得你的脸有些许怪异。”就好像是贴了层假的脸似得,叶文艾这样想的同时,直接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叶文艾气的脸都红了,用另一只手拍了他的手,气哄哄的来到的桌子旁,“那快喝!”

  合卺酒喝完,叶文艾直接扯向了他的脸,可是怎么也找不到破绽,她眸子一暗,手放了开来,有些失神。

  丁寻夜不舍得她如此失魂落魄,从脖子一撕连同变声的一起撕了下来,抱住叶文艾想要让她恍过神来。

  “你怎么能假装一个死人来骗我!?”叶文艾推开他哭到,虽然自己也对不起他,可是这人更加过分。

  “小艾,你说什么呢?我是易色啊?是我回来了。”陈贤瑟看着她哭的跟个泪人似得,突然觉得自己怎么还能狠得下心看她变没变心。

  “易色?呵,我的易色早就死在了战场上,你还敢骗我你是易色哥哥,易色,易色是你能喊的吗?”

  终于明白的叶文艾并没有像陈贤瑟期待的那样,扑在他怀中向他哭诉有多想他,而是拿出了原本要对付丁寻夜不让他睡床上的地铺,外加搓衣板。

  “今晚,你就跪着吧,给你下面垫个地铺已经不错了,可不能沾到地铺哦。”叶文艾笑眯眯的对着陈贤瑟说到。

  “这,这样不好吧,小艾,今日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诶。”陈贤瑟抖了抖身子,就怕脚尖不小心沾到了被子。

  “滋滋,很能耐吗?还要考验我的真心?还假扮他人来撩我?还敢顶着这双眼睛招摇晃市?回来了也不说声?就连还活着也不敢让我知道?”叶文艾一字一句的问下来,自己倒是又落了泪。

  “小艾,你别哭啊,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我这一年都在治伤呢,不信你可以看看。”陈贤瑟站了起来,想要给叶文艾看看自己的伤情,被大喊一声又跪了下去。

  “让你跪,就跪!”叶文艾擦了擦泪继续说道,“那你看着我招夫婿为何就不做声,你不知道我的心很疼吗?”根本就是在滴血,要不是看到你的眼,我觉得自己都快疼晕过去了。

  叶浩然更加的看陈贤瑟不顺眼,各种挑他毛病,尤其是现在闺女对陈贤瑟也不满意。

  叶浩然指着陈贤瑟鼻子就开骂,“你个小兔崽子还活着也不说声,就知道回来欺负我家闺女,真是给你脸了,管家,管家,快把我前日刚做好的金猪拿来,我要砸死这臭小子。”

  叶文艾一脸无奈,这金猪本来就是要给夫婿的不是吗?“爹爹,你什么时候跟他同一阵线了?”

  “哪里!我这不是要砸死他吗?”正说着话,管家把金猪拿了过来,叶浩然一把举起砸向了陈贤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