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伊丽莎白泰勒:绝对漂亮爱过7个男人结过8次婚姻却说不开心

2022年9月6日

“我这辈子爱过7个男人,结过8次婚姻,上帝给了我美丽、名声、成功和财富,还有一些珠宝,所以它没有给我带来快乐。”

彼时,78岁的伊丽莎白泰勒在面对病痛时,非常清醒地保持着生命中最后的尊严:放弃心脏手术,毅然面对死亡。

这种清醒,对生活充满了解脱,也对人生充满了遗憾。令人不解的是:明明已经活出了人生的传奇,拥有了大多数人所没有的美好,为什么还觉得不开心?

大概,一切都源于从小到大的缺爱,泰勒一生必须为童年的遗憾买单。这就是用一生来赎回童年的现实吗?

伊丽莎白泰勒出生于1932年,来自一个特权家庭。她的父亲弗朗西斯是一名艺术品经销商,她的母亲莎拉是一名演员。她的祖母是一名歌手和钢琴家。

那个时候,莎拉30岁才结婚,在那个年代算是另类了。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想在事业上走红,获得一些名气。

“她(莎拉)30岁终于找到老公了,还是这么好的老公,放弃不是明星的事业也值得。

然而,这样一个对爱情“无怨无悔”的女人,在女儿出生后,立马就有了为她圆梦的念头:不顾丈夫的反对,默默付出了很大的努力,让小女孩成真。泰勒进入演艺界。

但这样的生活显然让泰勒不开心。她没有童年。她的母亲从不允许她像个小女孩一样。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化妆、穿衣和演讲。

这是一段痛苦的成长经历,但泰勒当时并不理解。她以为妈妈只是为了她好,所以她愿意听妈妈的话,做那些小大人的事。

岁月流逝,泰勒开始慢慢明白,这种采摘和鼓励,让她不仅失去了快乐的童年,也失去了在未来寻找幸福的能力。

几乎所有与泰勒合作过的剧组都知道,她虽然年轻,但一直向往爱情。她不在乎自己有多少钱,但她很在乎她爱不爱这个事实。正因如此,在泰勒名声越来越大之后,他们替泰勒讨价还价的筹码,不是要给她加薪,而是要陆续介绍她的男朋友。

最离谱的是,泰勒16岁的时候,在剧组的介绍下,结识了初恋男友格林,格林是一名在学校很有名的足球运动员。

泰勒应母亲的要求,乖乖会见了希尔顿酒店的女继承人康拉德·尼科尔森·希尔顿小。

原因很简单。小康格勒出身豪门,吃喝玩乐、卖淫、赌博,包括上司,包括家暴、出轨,样样精通。

但这样的结论对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代价。在和康拉德结婚的日子里,她被打到流产的地步,这是她一生的心痛。

1952年,泰勒遇到了比自己大20岁的演员迈克尔·维尔丁。他的作品不多,却用君子的形象掩饰了自己所有的自卑和怯懦。

就在她苦恼的时候,她遇到了迈克尔·托德:电影导演,真正挖掘泰勒狂热爱情的男人。

当时托德和韦尔丁正坐在一张桌子旁打牌,却故意把自己赢的韦尔丁的牌桌全部推倒,从而让韦尔丁离开。

威尔丁不知道托德的醉酒意味着泰勒。导演为了引起泰勒的注意,故意放弃了自己的巨额赌注。果然,泰勒开始关注托德。

无论是因为激情,还是因为婚姻太短暂,谁也不知道,人们只知道,在这场婚姻中,泰勒几乎展现了他最不为人知的激情。

对于托德来说,泰勒几乎结束了他蓬勃发展的职业生涯;为了泰勒,托德放弃了他的婚姻原则。两人如同爱情的火焰,几乎被烧成灰烬。

这样的爱情注定不会长久。结婚的第二年,托德的位面遭遇闪电,死在火海中,留下托德的身体没有骨头。

那一刻,泰勒几乎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哭得她忍不住,哭得所有人都担心丢下她一个人。于是,托德的养子埃迪费舍尔出现了,他当时已婚,但作为亲戚,他有义务照顾泰勒的生活。

“泰勒需要很多爱来填补她的空白。”托德最了解泰勒。只要她还活着,她就会找到一份爱,让她的心得到满足。

然而,这段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当时间抚平心扉时,泰勒和埃迪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她与埃迪离婚的那一年,她嫁给了理查德·伯顿。两人相恋10年,中间经历过分手。

但爱情让他们放不下,于是他们再婚,重新生活在一起。连泰勒都认为:理查德是她的真爱,除了托德,她最爱这个丈夫。

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往往注定不会永远拥有。理查德面对事业的低谷放纵自己,酗酒害死他:让他在炽热的爱情中像火一样燃烧自己。

最终,两人都累了,就算再相爱,也无法拥有彼此。有时候,爱情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是相爱的,却没有办法把两个人冻在一起。

泰勒结束了她10年的婚姻,终于在她的婚姻面前停下了脚步。一路走来,她差点被自己的婚姻压垮。她本想找爱来填补空虚,却在婚姻中收获了一个又一个的空虚。

此时,泰勒44岁。人到中年,事业走下坡路,容颜落幕。她心中浮现的更多的是空虚和无奈,可惜婚姻救不了她。

她没有办法充实自己。只靠吃的多,她就成了线年,这段婚姻再次结束。看似爱情,实则更像是一种火,在泰勒心中一次次燃烧,直至将她烧成灰烬。

泰勒无法再次找到爱情,在她的第七次婚姻结束后,她独自度过了九年,然后于1991年再次与拉里·福滕斯基结婚。

大概是不再恋爱了,大概是真的累了,虽然泰勒后来在2010年就传出了订婚的消息,但最终还是没有听到再婚的好消息。

她带着不甘心的遗憾离开了。在她漫长的一生中,她结过8次婚,但没有人能真正填补她的空白。而且也不是她的错,是从小就有的“原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