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双方谈停战却没有韩国的事!李承晚被侮辱朝鲜战争剖析17:谈判

2022年8月29日

在此前的16篇文章中,我们就朝鲜战争的起源、初期的战况、仁川登陆、中国出兵的情况等进行了介绍,期间插叙了一期间错综复杂的国际博弈、美国国内的政治斗争以及麦克阿瑟免职事件。前期的介绍已经进行到抗美援朝战争

本文,小编展开分析,这其中有大量您以前或许很少接触到的史实及细节,还有我本人对一些问题的观点。

来凤庄,一个美丽的名字,这个名字注定要载入史册。这是一座富有的家庭的宅院,房前花坛,院中古松,不远处有一座白色的教堂。

,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作为朝鲜战争交战双方的联络官,与联合国方面的联络官在开城进行第一次会晤,对即将进行的双方停战谈判进行安排。

但是,他们此行路上的遭遇着实令人尴尬:半路上,其中的一辆吉普车坏了,无法在短时间内修好,于是这几人便挤在另外的吉普车上,但开了没多久,又有一辆车坏了,实在没办法,便拦了一辆运粮食的卡车,坐在了麻袋上赶赴开城。到达时,这几名联络官已经是灰尘满面。

中朝方面的代表是:朝鲜人民军第二军团长南日将军,朝鲜人民军前方司令部参谋长李相朝将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将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参谋长解方将军,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参谋长张平山将军。

乔伊中将,美国远东空军副司令克雷奇少将,美国第八集团军副参访年霍治少将,美国巡洋舰分队司令勃克少将,韩国白善烨少将。

上午10点,开城北郊来凤庄,中朝方面和联合国军方面各5名停战谈判代表在一座茶室里隔着一张桌子相对而坐,开始了朝鲜战争交战双方的首次停战谈判。

对于中华深远文化无知的美国人来说,是无法理解这样的座位安排背后的特殊意义的:在中华文化传统中,

这天上午,联合国军方面在谈判桌上立起了一面联合国旗。到下午,中朝代表团就立起了一面比联合国旗高约10厘米的朝鲜旗。第二天,联合国军代表团又立起了一面更高的旗子,而中朝代表团则又随之立起了一面更高的朝鲜旗……这样的旗帜高度竞赛,“一直到旗子顶了屋顶双方才以同样的高度打了终止符号”。

然后是椅子,中朝方面给联合国军代表准备的椅子至少比他们自己的矮一半,联合国军代表一坐,就好像陷入了地下找不到了。

”,殊不知悬挂白旗,在东方人的眼里是来投降的意思,等联合国军知道了,白旗已经挂了好几天了,而且他们盖着白旗的照片早就登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报纸上了。

尽管这场谈判从一开始就充满了火药味,但在第一天的谈判结束后的当天夜晚,聚集在开城附近村庄汶山里的西方记者们在打赌这场谈判将会持续多久时,就算是最悲观的一位也只认为需要6个星期,而这位悲观主义者还曾被其他记者嘲笑。大部分人认为,这场谈判只要2~3个星期就会结束了。

——《停战谈判的帐篷与战斗前线》(沃尔特·G.赫姆斯:第二章《最初的几次谈判》)

这时,谁也没有想到,这场谈判将会断断续续地进行2年零17天。而在这期间,双方

那么,这样一场停战谈判,是怎么开始的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首先对此前朝鲜战争的进程进行一次简单回顾。

1950年6月25日凌晨4时许,朝鲜半岛北纬38度线多门迫击炮向南发起猛烈的轰击。随后,十余万朝鲜军队、100多辆苏式T-34坦克对韩国发起了全面进攻——

随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迅速介入了战争,但一路败退至朝鲜半岛东南一隅的

。其后,联合国军于1950年9月15日在朝鲜半岛西海岸中部的仁川发起登陆作战,扭转了战局,朝鲜人民军节节败退,至1950年10月,联合国军占领了朝鲜半岛大半土地。

10月19日至10月22日,近20万中国人民志愿军分别从吉林辑安、安东鸭绿江大桥、长甸河口出兵朝鲜,

经过“第一次战役”和“第二次战役”,将联合国军打到三八线以南。“第三次战役”中,志愿军于1951年1月4日占领了韩国首都汉城。然而,此时志愿军因补给能力有限、每次攻势只能维持7~10天的致命弱点已被美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识破。在接下来的“第四次战役”的交战中,联合国军重新越过了三八线个南亚、东南亚、中东国家于向联合国提交一份名为“十三国提案”的停火提案。

,诱我在三八线以北停战,以争取喘息时间加紧扩军备战、卷土重来的阴谋被我军识破。

1951年2月1日,联合国通过了美国代表奥斯汀提出的“谴责中国为侵略者案”,将中国认定为

1951年5月下旬,中央召开了一次讨论朝鲜战争战略的会议。在回忆录中写道:

“会上多数同志同意我军宜停在三八线附近,边打边谈,争取谈判解决问题”,“会议在主持下,最后确定了

1951年6月3日,金日成秘密抵达北京与会面,对他谈了停火的利弊,金日成对“边打边谈”的新战略表示认同。

6月10日,金日成与飞往莫斯科,与斯大林会面,并阐述“边打边谈”的新战略。

6月13日,斯大林致电,表示苏共高层在与金日成谈过之后,认为“现在停战是件好事。”

6月13,致电金日成和高岗,提出停战谈判的应由敌方提出、或由苏联出面提出,并于电报中说明了停战条件。

马立克在联合国新闻部举办的“和平的代价”广播节目中发表了著名的“马立克演说”。

6月25日,《人民日报》在头版的显著位置刊登了苏联驻联合国大使马立克发表演说的新闻和题为《朝鲜战争的一年》的社论。社论的内容表明,这表面上是中国政府对马立克的演说内容的表态,实际上是对美国的谈判信息的正式回应。社论说:本月二十三日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发表广播演说,再一次提出了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建议,我们中国人民完全赞同这个建议。

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其目的就在于求得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协助金日成“统一朝鲜”从来就不是中国方面参战的首要目的。

如此前所述,早在1951年2月6日,华盛顿方面便已决定以政治手段而非军事手段“统一朝鲜”。美国

“相信大多数在朝鲜驻军的政府(包括美国的主要盟国),都会继续拥护把统一朝鲜作为一种政治目标,而不是战争的目的。”

但是,希望将战争进行到底的麦克阿瑟却竭力反对,并发布了和华盛顿方面立场相反的声明,

——《朝鲜战争:未曾透露的真相》(约瑟夫·古尔登:第二十一章《麦帅解职》)

战争进行了一年,对于美国来说,除了10万名美国年轻的生命之外,耗费的金钱已达100亿美元之多。这比美国在二战第一年的耗费多一倍以上,以致使1951年美国军费开支增加到600亿美元,这个数字意味着每一个美国人平均需要负担300多美元。

战争中美军每月平均消耗的物资达85万吨,这相当于美国援助北约一年半的物资总量。美国在朝鲜集中了全部陆军的三分之一,空军的五分之一,海军的二分之一,总兵力从战争开始时的42万人已增加到70万人,尽管这样,依旧感到与中国军队作战中兵力不足。这一切,对战略重点在欧洲的美国绝对是一种战略上的本末倒置。

美国的战略预备队,只剩下在日本的2个师、韩国的3个师以及远在美国本上的6个师了,向朝鲜战场再派军队已不可能,

1951年6月,杜鲁门在其演说中对和平解决朝鲜问题表达了正式的态度。他除了表示美国政府

抱有党派成见的人,力图把我们的外交政策说成是“姑息主义”,还给它加上“恐惧”或“胆怯”的按语。他们只指向一个目标,要使我们“单枪匹马地去干”,走上通往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道路。

6月29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经过杜鲁门的批准,向美国远东最高司令官李奇微发出指示,并要求他一字不差地执行:

奉总统指示,你应在30日,星期六,东京时间上午八时,经广播电台将下述文件向朝鲜共军司令发出,同时向新闻界发布:我以联合国军总司令的资格,奉命通知贵军如下:我得知贵方可能希望举行一次会议,以讨论以后停止在朝鲜的故对行为及一切武装行动的停战协议,并愿适当保证此停战协议的实施。

我在贵方对本通知答复以后,将派出我方代表并提出一个会议的日期,以便与贵方代表会晤。我提议此会议可在元山港一只丹麦伤兵船上举行。

你在6月30日关于和平谈判的声明收到了。我们授权向你声明,我们同意为举行关于停止军事行动和建立和平的谈判而与你的代表会晤。会晤地点,我们建议在三八线上的开城地区。若你同意,我们的代表准备于一九五一年七月十日至十五日与你的代表会晤。

三、为安排双方代表第一天会议细节,双方各派联络官三人,翻译二人,于七月八日上午9时在开城举行预备会议。

四、应联合国军方面的要求,中国军队一方负责保证对方联络官及随行人员进入其控制区后的行动安全。

7月8日,中朝代表与联合国军代表抵达开城,在预备会议上双方交换了双方谈判代表团人员的名单。这样,历史便行进到了本讲开头所说的那一幕。

他认为韩国政府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因为战争交战双方开始谈判的协议签订以后,没人理会这个政府,他几乎被遗忘了。李承晚为此多次组织大规模的群众集会,喊出的口号是:“打到北方去!”。但这个政府此时确实并不具有实际意义。所有人都选择了漠视它。

联合国方面提出,应该允许国际红十字会访问共方战俘营,遭到了南日的反对。南日认为,停战谈判讨论的是军事问题而并非人道问题。

中朝方面提出,应从朝鲜半岛撤出一切外国部队,希望双方以三八线为界停火,但遭到联合国方的反对,他们认为“那一类线对于当前军事态势没有什么军事意义。”

在一片争吵声中,双方在7月26日才好不容易达成了五项会议议程,分别是:

五、向双方有关国家政府建议事项,即对外国军队的撤出及政治上解决的各个问题提出建议。

以上五项议程中,第一项事实上已经通过。因此,停战谈判实质上将讨论的内容,便只有四项议程。

中朝方面,总兵力为111万,其中中国军队77余万,北朝鲜军队34余万。联合国军总兵力为69万。双方兵力对比为1.6:1,中朝方面占绝对优势。武器装备上,联合国军拥有各种火炮3560余门,坦克1130余辆,飞机1670架,舰艇270艘。中朝方面只有少量的坦克和飞机,火炮武力数量与质量均与联合国军相差甚远。联合国军在武器装备上占绝对优势。

“停火是完全不可接受的”,他“拒绝停火,除非是受命而为”。李奇微说他有“确凿证据”来证明,对面的中国人“正在调兵遣将,准备决战”。

而此时,彭德怀已经有了“第六次战役”的具体计划,并且已经签发了战役预备令。

中国方面建设着世界上最浩大的地下防御工程,深理地下的永久式坑道和交通壕蛛网般四通八达,前沿的数十万中国官兵设施齐全地生活在地下,他们所布置的火力陷阱能令任何进攻的敌人立即遭到毁灭性打击,这些在地下枕戈待旦的中国官兵被称之为

联合国军构筑的防线由严密的火炮阵地、坦克群以及步兵组成,数层阵地使其纵深达300公里,每一层防线都构筑了永久性的工事和堑壕,每一层防线都制定了周密的空军支援预案,形成了一个火力强大的立体防御网络,这条防线被称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