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杀死比尔Ⅰ》票房夺冠 导演昆汀十年磨一戏(图)

2022年11月13日

《低俗小说》导演昆汀·塔伦蒂诺筹备多年的动作新片《杀死比尔Ⅰ》于上周五在美上映,不负众望成为首映日的票房冠军。爱情新片《难耐的残酷》虽有乔治·克鲁尼与凯瑟琳·泽塔·琼斯两位巨星助阵,但也不及《杀死比尔Ⅰ》的刀光剑影吸引。

《杀》片的故事情节其实颇为简单,讲述由乌玛·瑟曼饰演的职业女杀手在新婚之日遭到她的老东家比尔派出的5名杀手追杀,四年后她从昏迷中醒来,决定展开复仇行动,一一杀掉仇人。该片投资6500万美元,完成拍摄后米拉麦克斯公司决定将影片分为上、下两集推出。下集将于明年2月20日在北美地区上映。

鬼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最喜爱香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功夫片、意大利黑帮电影、日本武士电影、怪兽电影和动画片。此次拍《杀》片,正是他糅合自己所爱的各类电影的鲜明特点,来打造一部全新“昆式风格”的经典电影。

与乌玛·瑟曼合作了《低俗小说》之后,昆汀·塔伦蒂诺有一天直奔乌玛在纽约的寓所,两人开始商谈下一个合作计划。“我们想到了,我要写一个复仇的杀手,因为我一直很喜欢复仇类题材的电影。”塔伦蒂诺说,“我只是想做一部我自己最想看的电影。”

10年后,昆汀·塔伦蒂诺终于把这个想法拍成电影,他称之为“moviemovie”,即“电影中的电影”。该片充满了他所推崇的一切电影元素———中国功夫、日本武士电影、意大利黑帮和动画。用他自己的话,就是“剧本厚得像电话簿”。

回忆起创作《杀》片的过程,他说:“在拍摄《低俗小说》这部电影期间,我就写好了剧本的前30页,影片的基本脉络已经形成。后来因为别的一些事我就搁置下来,没想到一等就是10年。”

被问到为什么非得要分成上下集时,他解释道:“如果《杀死比尔》最后只剪成一集,影片的前半部将肯定全部是血肉横飞、大大满足观众视觉享受的武打场面,任谁都会看得热血沸腾;而在后半部,剧情开始变得有一点深度,引起观众的共鸣。现在我们将整部电影分为上下集上映,每集都既有让人激动的武打场面,又有让人感动的地方。这就是我所说的moviemovie。”

昆汀·塔伦蒂诺对《杀死比尔》这部电影信心十足:“拍一部复仇电影,其实是很受限制的。功夫、日本武士、意大利黑帮情仇……我们都看过,连著名的戏剧《哈姆雷特》也是讲复仇的。但是,我就是要用这些似乎是司空见惯的材料拍出不同的东西来。《杀死比尔》是我想拍很久的电影,一切都是那么兴奋,我要让这部电影震撼每一个人。”

乌玛·瑟曼在昆汀酝酿开拍《杀死比尔》的这十年间结了婚,还生了两个孩子。为了重新披挂上阵,她进行地狱式减肥,三个月内轻了50磅。

“乌玛的表演让人吃惊。你相信吗?她从来没在片场打过盹。我曾经在拍摄间隙小睡过一会,但她从来不。她要尽量贴近角色,她的痛苦和劳累都是真实的。她不要人同情,只是为了这部电影。”

他还借助袁和平的话来称赞乌玛的身手:“她不是那种一学就会的武术天才,而是用了好几个月去苦练。幸好她学过舞蹈。袁和平看过她的功夫,说:‘昆汀,说真的,大部分好莱坞明星都不懂得如何打。拍打戏时,他们在镜头前只能做一个动作或两个动作,我就得喊CUT,停下来后再拍,最后剪接成一组武打镜头。但是乌玛让我吃惊,她是我在好莱坞见过的唯一一个能连续做六下动作的演员。’”

谈到《杀》片下集,昆汀·塔伦蒂诺毫不掩饰对动作场面的偏爱:“暴力场面还是那么多,一点没少。不过里面没有如第一集里长达14分钟的连续打斗场面。其中一个最大的不同是,上集是杀死仇人,对抗整个杀手集团,一把火烧了东京。而下集影片开始探讨人性,杀人就能解决问题?故事变得更复杂。”

而下集的另一大特点就是人物对白和内心戏增多。昆汀说:“《杀死比尔》下集会有许多段台词对白,这与我过去的风格不一样。第一集主要交代故事背景和人物出场,简单明了就好。下集不同,有许多人物对话和内心独白,其中最大的特点就是它们都是由我自己操刀,纯粹的‘昆汀·塔伦蒂诺’式语言风格———另外,许多对白是由演员用日文说出来。”

昆汀·塔伦蒂诺和著名影星乌玛·瑟曼多年来扑朔迷离的交情再次受到众人关注,因为乌玛的丈夫、男演员伊桑·霍克认为塔伦蒂诺是他俩婚姻危机的“罪魁祸首”。

早前伊桑·霍克在加拿大工作期间和当地22岁的名模闹出婚外情,这一事件使乌玛·瑟曼大为光火,直接导致夫妇二人的分居。就在《杀死比尔Ⅰ》上映前一周,乌玛·瑟曼把不忠的丈夫扫地出门。但霍克对自己的不忠行为好像有“充分”的理由:据朋友透露,霍克坚信昆汀·塔伦蒂诺和他的妻子关系暧昧,搭上模特只是他的绝望之举。

昆汀·塔伦蒂诺却极力要摆脱“第三者”的罪名。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昆汀坚称乌玛·瑟曼只是他的知己和灵感来源,当被问及他与乌玛婚姻危机的牵连时,昆汀表示绝无此事:“我们是纯粹的合作伙伴。”(本报记者陈明辉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