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马克·安东尼:虚妄的“恺撒梦”

2022年11月9日

(安东尼)贪婪、下流、好女色,无论精神还是肉体都与角斗士并无二致——西塞罗

公元前83年1月14日,恺撒最坚定的支持者、罗马“后三头”之一的马克·安东尼出生于罗马城。

安东尼是恺撒生前最信任的部下,恺撒一度把他当做接班人培养,在远征时让他留在罗马执政。安东尼也以恺撒继承人自居,在恺撒遇刺后,他挺身而出收罗旧部,为恺撒复仇,后来又与恺撒遗嘱指定的继承人屋大维兵戎相见,结果兵败身亡。

古今中外的无数军人都像马克·安东尼一样,梦想成为“恺撒”。只是像恺撒这样兼通军事、政治的天才实在少之又少,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将军一旦坐上主位、置身于政治漩涡之中,往往只能以悲剧收场:

如项羽,巨鹿一战使天下归心、诸侯膝行仰视,却因为政治上的短视让刘邦不断坐大,最后垓下一败势难回;

再比如李存勖,打起仗来是一把好手,灭亡后梁、挫败契丹,人称“小太宗”,却因为不擅治国、宠幸优伶引发叛乱,最后身死国灭。

我们可以从安东尼一生最重要的三个身份出发,来看一看他是如何追随、模仿自己的恩主恺撒,却最终走向灭亡的。

安东尼出生于文化世家,但因为得罪了独裁者马略家道衰落。等到安东尼长大成年时,他已经成了一个标准的“破落户”,为了喝酒欠下一债,是罗马城人人避之不及的小瘟神。

但随着恺撒发动高卢战争,浑浑噩噩的安东尼终于从战争中看到了晋升的希望。他加入了恺撒的军队,很快就因为作战勇猛被恺撒看重,年仅29岁就被提拔成恺撒亲信的参谋官(罗马人认为男性的黄金年龄在50岁,29岁是标准的年轻人)。

后来安东尼的官越升越快,在与庞培的决战中,恺撒让安东尼独领大军,而自己只带900人牵制庞培的注意力。二人合作无间,最终大败兵力占绝对优势的庞培,恺撒个人的声望也达到了顶点,安东尼也随之崛起。

恺撒遇刺后,安东尼更是凭借自己在军中的威信迅速收编了恺撒旧部。他和屋大维结盟,与叛军对峙于腓立比。

大战前夜,毫无作战经验的屋大维因为梦见自己将在此战中遭遇不测,竟然带着200人的亲卫队弃军逃跑,但在此绝境之中,安东尼仍率领所部击败了卡西乌斯,并与布鲁图斯展开决战。

他让屋大维的部队故意示弱,引诱布鲁图斯攻击这支毫无战意的败军,自己则率主力从侧翼包抄,最终击溃了共和派的军队,自己也凭借此战成为与屋大维、雷必达的“后三头”同盟中众望所归的领头羊。

实际上,尽管安东尼一直以恺撒的继承人自居,但恺撒很早就已经看清安东尼不值得托付国家大事。在庞培兵败后,恺撒亲自领兵剿灭庞培余党,委任安东尼在罗马执政,对其寄予厚望,俨然是要他借机打磨自己的政治能力。

但安东尼交出的答卷无疑是不合格的。他以武夫的眼光看待恺撒,认为对方所求的不过是征服与独裁,于是放任恺撒派在罗马肆意妄为、排除异己,将本来首鼠两端的元老院彻底推到了恺撒的对立面。

在恺撒得胜归来的凯旋仪式上,安东尼为了献殷勤,竟在没有与恺撒沟通的情况下,以护民官之身向对方进献王冠,劝恺撒称帝。恺撒又急又气,只能再三表示推辞,还罢免了安东尼的护民官一职,以表示自己无意伤害共和。可以说从此时起,安东尼已经永远失去了成为恺撒继承人的机会。

▲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公元前100年7月13日—公元前44年3月15日)

在替恺撒报仇、自己独揽大权之后,安东尼的政治眼光也没有分毫进步。他认为东方富庶、西方贫瘠,便把东方领土全划给自己、而把屋大维扔到西方,却根本没有考虑到罗马城就位于西部领土,等于把正统性白白让给了屋大维。

而最后不得不提的,便是他最著名、最富戏剧性的第三重身份——埃及艳后痴心不改的情人。

腓立比战役后,志得意满的安东尼巡视东部领土,并在亚历山大港传唤了恺撒的情人、埃及女王克娄巴特拉。

为了讨好安东尼,克娄巴特拉乘坐黄金装饰的御用画舫前来拜见。随着穿着丘比特服饰的侍女挑开门帘,打扮成美神维纳斯模样的克娄巴特拉走下御座,在歌姬们的环绕下翩翩起舞,让安东尼如痴如醉。

女王的攻势一波接着一波。她邀安东尼一起去尼罗河上垂钓,结果安东尼钓了半天一无所获,恼怒之下偷偷命奴隶下水把鱼挂在鱼钩上。看穿一切的克娄巴特拉并不说破,她也让奴隶偷偷下水往鱼钩上挂鱼,只不过她所挂的却是咸鱼干。钓上鱼干的安东尼面红耳赤,克娄巴特拉则及时解嘲说:“伟大的将军,小小鱼儿岂能入您法眼,您之所钓必为王国大陆和城市啊!”

就此,安东尼的心彻底被女王征服。他与克娄巴特拉在亚历山大港昼夜缠绵,此后十二年间再没有踏足罗马。

安东尼与克娄巴特拉的恋情最终成了屋大维的王牌。他指控女王以妖术蛊惑人心,而安东尼被其迷惑、已然是罗马的敌人,将内战包装成罗马与埃及间的战争。

安东尼的部下因为不愿背上叛徒的骂名纷纷投降,安东尼尚未迎战便成了孤家寡人。他带领一万残兵作困兽之斗,被屋大维击败,又误信了克娄巴特拉自尽的传闻,拔剑自刎,却没有立刻断气,在被送到女王身边后死在了对方怀里。

在安东尼与屋大维的内战中,安东尼长于军事、实力强大,处处都占据优势,也因此逐渐骄纵;而居于劣势的屋大维则更能看清局势、攻敌之短,最终获胜,这便是“后发优势”的体现。